新闻报道详情

负向 无锡新吴区一公司员工跳楼自杀!公司方已垫付35万治疗费,家属却表示......
【快资讯】 2018-08-10 14:34:16
今天上午,来自湖北的小华向【现场JIAN】反映,称他有个亲哥哥在无锡新吴区的绿点科技公司上班。7月20日,他接到通知,被告知其哥哥竟然在厂区内跳楼了,至今仍躺在无锡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昏迷不醒。
如今巨额的医药费让小华一家人陷入了绝境,他们认为公司方应对此事负责到底。


小华的哥哥 ▲
上午,记者在无锡市人民医院住院部见到了小华和他的父母,小华告诉记者,他的哥哥黄嘉润已经在重症监护室躺了21天了:“我哥是因盆骨和腿骨折造成休克,现在还脑水肿,一直在医院躺着,治疗还差很多钱,我们一家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
小华的父亲黄师傅告诉记者,他和小华都在常州打工,妻子跟儿子黄嘉润在无锡,7月20日他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嘉润出事了,他立马跟小华赶到了医院:“我们赶到的时候人正在抢救,当时人已经没有意识了,过了个把小时又抢救了一次,一夜休克两次。”

小华的父亲 ▲
小华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哥哥之所以跳楼,是因为7月19日因工作疏忽被公司发现了:“我哥他工作上有点开小差被他们领导抓到了,可能对他今后升职加薪有影响。我哥被稽查之后还在夜里给手下员工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然后凌晨4点到7点监控就看不到他人了,结果早上八点左右他就跳楼了,还留了封遗书,上面就说我没脸见大家。”
小华说,他是家里的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出事的是二哥,今年31岁,他们一家人都来自湖北农村,平时在外打工也没多少积蓄,事发后公司方已拿出了35万用于哥哥的治疗,但仍旧是杯水车薪:“公司方拿出的钱已经全部花光了,现在还欠医院十几万,总的治疗费用要150万左右,现在每天的治疗费用就要2万左右,我们实在负担不起,我们希望公司方面能继续帮助治疗下去,先把人治好了再说。”

巨额的医药费如同一座大山压得黄家人根本喘不过气来,但又不愿放弃治疗,无奈之下小华又找到公司方进行协商,但结果并不理想:“公司方现在态度很坚决,就是后续不再出任何费用了,我哥出事之后他们是每天都派人在医院一起观察我哥的病情并及时汇报,但8日那天钱用完了,他们人也就撤回去了。”

小华 ▲
那么黄家人所反映的情况属实吗?公司方对此又是何态度呢?记者随后陪同小华及其父母来到了无锡绿点科技公司,保安将记者拦在了门外,称会去通知领导,但等了近半小时,仍未有任何相关领导出面回应此事。绿点公司保安:“记者:你们通知领导了吗?有人出来吗?保安:不知道,没有听说。记者:那有没有别的人能帮忙通知一下你们领导?保安:我们的工作就是站岗,其它的不清楚。”
无奈之下小华的母亲向记者提供了该公司工会主席陈先生的联系方式,但记者拨打了过去,对方却表示打错电话了,自己并不是绿点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随后小华又提供了该公司办公室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最后小华母亲又提供了该公司人事部门一位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这次记者拨通了电话,但对方表示:“我不清楚这个事情,所以我不方便跟你们对话。”
小华表示,他们提供的这几个电话之前都能正常打通,且与对方本人都见过面的。下午,记者再次尝试拨通了绿点公司工会主席陈先生的电话:“记者:请问你们公司有位黄姓员工在7月20日跳楼了,有这个事吗?这个你问硕放派出所吧,这个事现在他们在处理的。记者:您是绿点公司的工会主席陈先生吗?具体的你去问硕放派出所吧。”

那么绿点公司对此事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黄家人又是否有理由继续让公司方负责到底呢?记者为此咨询了无锡君澜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念:“首先这员工有无过错,公司方处罚是否正当合理,这个要根据公司跟员工签署的劳动协议、员工手册和规章制度,对员工进行相应处罚,那么员工受到这个处罚合理不合理是第一个层次,其次就是在应对上,因为黄某已经是成年人,应该管理好自己的意志情绪和身体,采用这样的方式确实是过激的,从法律责任上来讲,公司方要负责的概率是比较低的,从道义责任上来讲就是智者见智了,也不能明确说谁对谁错。”

小华哥哥的生活照 ▲
小华表示,针对此事他们会继续向劳动仲裁部门及司法部门做进一步反映。而涉事双方究竟各自要承担多少责任,这需要法律上的界定,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友好协商,妥善解决此事...
查看原文链接

热点新闻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