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遇难案引起了全国极大的关注,这也是顺风车业务推出以来,质疑和负面消息最集中的时刻。在某种程度上,滴滴顺风车拉响的是全行业的警报:作为共享经济的几个仅存硕果之一,顺风车业务的命运被亮起了红灯。

      坚守还是放弃?

   由于风控和管理上的难度,某种程度上,顺风车业务有点像出行平台中的“不定时炸弹”。

   一位关注出行的投资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称,“顺风车业务对滴滴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在他看来,一方面,滴滴对顺风车车主抽取10%的信息服务费,获得稳定的现金流。另一方面,私家车主作为高频、优质用户,能带来的想象空间很大,一旦对平台的粘性形成,可以嫁接诸如买卖车、车险、4S店保养、洗车、油卡充值等业务。在迅速扩张中,滴滴顺风车有点“跑偏”了,产品属性出现了变质,以拼车名义加入的全职司机也不在少数。“滴滴顺风车逐渐从社交平台变成运营平台,更多偏重工具性。”

      他认为“本次事件无疑也暴露了顺风车领域的监管不力”。据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北京市政府鼓励私人客车拼车,然而也同时规定小汽车合乘频次每车每天不得超过两次,禁止职业司机参与。相比之下,郑州市政府对顺风车的管理比较松懈,规定合乘出行提供者每日合乘不得超过4次,让更多非上班族司机混入了顺风车车主群体。

  针对郑州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滴滴也表示,“原有的夜间安全保障机制不合理,导致在该订单中针对夜间的人脸识别机制没有被触发。此外,嫌疑人在案发前,曾有一起言语性骚扰投诉记录,客服五次通话联系不上嫌疑人,由于判责规则不合理,后续未对投诉做妥善处理”。

  同时外界对滴滴顺风车的诟病还包括,滴滴顺风车的报警功能被折叠到“更多”选项中,且需要提前备注紧急联系人;乘客未上车前,司机就可看乘客信息,乘客的个人隐私得不到保护,其中关于外貌、性格的评价尤其对女性乘客的安全造成了威胁等。

  滴滴早期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5月11日在朋友圈发表评论称,“国民级的应用必须承担起国民级的责任。”

  一周后,自查后的滴滴顺风车将会给出怎样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