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女士是拱墅区昆仑橡树园的业主,11月27日她发现家中停水了,和邻居一打听她才知道,停水的不只她一户,而是整个小区500多户住户都停水了。“小区里之前也没有看到有管道维修需要停水的公告。”她说。

接到毛女士的反映后,记者来到了位于拱墅区萍水街的昆仑橡树园,并向橡树园小区的物业公司、小区居民、小区周边商铺、社区和水务集团等多方求证事情的真相。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21.59.png

停水当天昆仑橡树园业主在取水(业主提供)

小区业主说停水从前一日开始 年轻人上班去老年人下楼抬水

11月30日,记者来到拱墅区萍水街的昆仑橡树园小区,并找到了小区的物业公司——广银物业的办公楼,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外出开会目前不在岗,并且停水一事与物业公司并无关系。“停水一事是因为有部分业主没有交水费所致,水务集团已多次派人张贴缴费通知单,但拖欠的水费还是没有补齐,所以才导致最终的停水。”该工作人员说。

不过在小区物业公司所在办公楼的一楼,一名小区居民却表达了不一样的观点:“小区的水费有一部分并不是居民使用,而是因为水管有破口而导致的,而小区的物业公司和水务集团没有对此事进行彻查,这才导致水费差额越来越大。我们多次向物业公司和水务集团要求安装一户一表,可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这位居民透露,事实上小区的停水情况是从11月底开始的,因为小区内都配有水箱,所以当天并未发生停水的情况,而第二天早上用水高峰时,水箱内的水用完后,停水一事才被居民们发觉。“27日上午,小区里的不少老年人只能拎着水桶去楼下打水,水一直到当天中午才重新提供。”她说。

根据小区居民们的指点,记者来到了距小区门外150米左右的一间美容美发店门口,这里已经用警示设备围了起来。“这里就是当天水务集团拆掉的小区总表所在地。”理发店的负责人说:“因为小区的店铺用水和居民用水并不在一起,所以总表拆掉后,店面用水并不受影响,不过有不少小区里的老顾客都到店里来打水,我们也不好意思拒绝,但的确影响了店里的生意。”

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是代管状态 有事可以去找社区咨询

上午11点左右,记者在小区物业所在办公楼的一楼出口处遇到了刚买菜回来的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自称姓李是小区物业治安科的负责人。“我们物业公司在这个小区服务合同期已经结束,现在只不过是代管期,小区的实际管理工作已经移交给了小区所在的社区。”他说:“具体如何停水的,我们也不清楚。”

随后记者来到了橡树园小区所在的方家埭社区,社区负责人张女士肯定了物业公司李先生的说法。“广银物业是去年11月进驻昆仑橡树园服务的,到现在服务合同上的规定时间已过,目前橡树园小区正在组建业委会,所以我们也要求广银物业在新的物业公司进驻之前不得撤出橡树园小区,并继续提供服务,等新的物业公司到位,广银物业才能离开。”张女士说。

“从之前业主来社区反映的情况来看,目前橡树园的确存在拖欠水务集团水费的情况,这主要是由三方面导致的,即广银物业抄水表时间不及时;有少部分业主存在未交水费的情况;水管有裂口。”张女士说:“此前我们请水务集团的工作人员来小区查看过小区的水管问题,但水务集团的工作人员并未对所有水管进行检查,目前社区已联合第三方检查机构,着手共同查找漏水的水管,堵住这一问题的来源。”

张女士透露,目前小区业主和社区对小区内为何不安装一户一表表示无法理解。“包括社区在内的相关各方都希望水务集团能尽快为业主安装一户一表。”她说。

水管是否确有裂口?

水务集团有自己的说法

记者来到建国南路168号的杭州水务集团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应由杭州市水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城西分公司负责。12月6日,记者联系了杭州市水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城西分公司营业管理科科长黄卫。

黄卫说:“昆仑橡树园的停水是由于小区欠缴水费所致,停水一事此前也通知了小区物业,整个停水过程也仅限于11月27日上午,并不存在停水过夜的情况。11月27日,经过协商在广银物业在支付了7万元部分水费后,我们已为小区重新接通了管道,重新提供供水服务。”

而对于水管是否存在漏水的情况,黄卫表示目前只能说预估存在漏水的情况。“根据我们的预估,水表表后水管到水箱可能存在漏水现象,根据公司的估算,漏水量大约是70吨/天,因为这部分管道不属于水务集团所有,所以维护、检修也不归水务集团承担,不过我们已数次上门检查,但都未能找到漏水点。”

针对橡树园小区的业主反映的安装一户一表的情况,黄卫解释:“根据相关文件,2015年10月后新建的高层住宅,由水务集团接手安装一户一表,但之前的高层住宅,目前尚未出台相关的文件或政策。”

律师认为水管产权归属不能成为挡箭牌

水务集团未检出漏水点仍需要承担责任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表示,从事件来看,整件停水事件应由三方来承担责任,首先少部分未缴纳水费的业主,在整件事中存在拖欠水费的责任,其次物业公司也存一定的问题。“既然业主委员会请物业公司提供服务,从法律角度来看,物业公司就应当为业主提供包括及时抄水费的责任,而本次事件中的广银物业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夏谨言说:“在整件事中,水务集团也存在一定的责任,即便漏水点真如水务集团所说,是表后漏水,且水管产权不归属水务集团,水务集团也应当做好自来水的供应。自来水管是自来水供应的载体,载体有漏点,水务集团难辞其咎。”她说。